我与一冶共成长

一冶——我们的家

发布日期:2014-04-29 点击次数:135 字体显示:【大】  【中】  【小】   作者:zb   来源:
 
  岁月总是跳着它的四步圆舞曲——春夏秋冬,时而优雅、时而热烈、时而浪漫、时而冷酷……每一步有每一步的精彩、每一步有每一步的论道,如同自己在职场上行走了二十余年,我和企业的发展同步了吗?
  一路走来思绪万千,想说的和要说的在心口翻滚……当初选择一冶是因为可以四海为家,我梦想着过无拘无束的日子,就这样携带着青春的梦想到原一冶一公司工作。当时,我所在的工地在武钢二炼钢施工,班组休息室是在铁路旁搭建的砖草棚,时常有火车轰隆轰隆地来往,坐在休息室长木凳上的我们也随之左右轻晃,仅百米远的施工现场一片荒芜……我有很长时间不愿和周围人说话——独来独往。因为,那不是我想象的工作,更不是我要的生活!
  可能是心情的郁积,且对新环境十分不适应,我会突然流鼻血。泥工班的同事像大哥大姐一样照顾我,安排最轻最少的工作给我做,看我任性翘嘴巴时,他们就给我讲笑话。印象最深的是戴眼睛的杨海,笑话特多,表情特萌,把大家逗得人仰马翻,自己却一脸莫名其妙。
  我开始喜欢他们了,把自己画卡通人物做的挂历送给他们,我也不记得自己画了多少个挂历,由此,我收获了友谊也获得了温暖!
  年轻的心永远是琴键上跳跃的灵魂,我悄悄开始四处应聘,家人也在张罗给我换单位。我利用一切业余时间充电,随时准备跳槽……我的绘画作品上了杂志,创作的诗歌被中国诗集采用,参加单位知识竞赛获一等奖,诗歌、征文比赛都取得好成绩。不久,工地主任安排我整理施工资料。或许是新工作的挑战,或许是慢慢适应了现场的人和事,每天我忙碌于边学习土建知识边填写竣工资料,不再纠结于调动工作一事。
  最感谢的人是王应俊。记得第一天到施工组报道,小山一样的图纸摆在眼前令人发怵,估计是我不会掩饰情绪的表情有些夸张,同事都笑了。王应俊温和地安慰我说:“很简单的,用心填一次就会了,表格多但是内容有许多相同的……”并把一本土建标准的书给我学习。
  王应俊是位既专业也阳光的施工员。在他的细心、耐心、诚心指导下,半年时间里我不仅学会了看施工图、画施工图,还学会了写隶书。180天的相处中,他学院派的气质让人十分敬佩,他待人不急躁、没有怨言,但是原则性也很强。王应俊从不责怪我问题多,不讥笑我忘性比记性好,而是教我看书时怎样记重点,怎样做读书笔记,到现在我已养成了每天写工作日记的习惯。
在王应俊的帮教下,我整理的施工资料经常受到公司相关部门的好评,一年后我调到教育科,实现了做老师的梦想。
  最敬重的人是朱清辉老师。教育科每年开展2期职工培训,主要开展专业技能的知识培训,当时职工的整体文化素质较低,每期培训还要增设初中语文、数学基础课。
  我到教育科上班的第一年,就把公司几千名学员档案归类整理,把教科书分类编辑并建立了目录。朱老师笑着说,我们这里从来没有这样干净整洁。但是做这些日常工作是不够的,丫头,在教育科是要能上台讲课的哦!
  就这样我到一冶工大脱产学习制图专业,与我之前的档案管理学专业相差十万八千里,压力非常之大。如果我不上讲台就不能胜任工作,就不能实现当老师的梦想,讲台对我的吸引是巨大的,何况单位给我搭建了一个好的平台——没有任何借口不努力!半年之后,我回公司讲授制图课,也深切体会到了老师的辛苦,更令我深刻懂得了学海无涯。
  朱老师曾考上清华大学但因家庭成份问题而未实现上名校的梦想,正当他无限沮丧的时候,一公司招工拯救了他,让他看到了新的希望。他的一生与一冶息息相关。朱老师曾一个人讲授语文、数学、物理、化学等初高中课程,他不自满也不清高,总在闲暇之余静坐在桌前看专业书籍,所以他的讲课纵古论今、妙趣横生、辞采华美。如今朱老师已经七十高龄,依然有公司请他做技术顾问。我也经常拜访朱老师,有解不开的心结也会请教他,他像父亲一样教导我怎样善待朋友,包容同事,积极努力,珍惜岗位。
  一冶经历了改革重组的阵痛之后,再振雄风,优化产业结构,缩短管理链条。2006年,一冶成立了离退休管理中心,我成为中心一名员工,与大家一起积极投入为一冶离退休人员的管理与服务工作,将这儿打造成老同志们另一个温暖的家。
  回溯来路,一冶也像我的另一个家,提供并见证我成长成熟的家。我爱我家——一冶!

(詹汉英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