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与一冶共成长

工地上那树 那人

发布日期:2015-01-06 点击次数:208 字体显示:【大】  【中】  【小】   作者:zb   来源:
    工地上,宿舍前,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棵小白杨树苗。不经意的几周后,已是深秋,当初的小树苗如今已是一米多高、深情款款的“小姑娘”了,婀娜的身躯在风中恣意地摇曳着,无视这北国秋末的凋零,在这瑟然的深秋里,用她的热烈,暗暗消融着秋的那一抹软伤……这使得我对它多了几分关注与敬意:随风而落,不择地而生。
    小白杨后面是我们搭建的几排白色简易板房——我们的宿舍、工地上的家。宿舍前方约一公里是海,虽然面朝大海,却没有春暖花开,这里是一片新建的工地。宿舍后面一百米处就是我们的工作区——两座1800m3的炼铁高炉。宿舍旁的一条小泥路是连接工作与休息两点间的一条线段,每一个上下班时间在这段线上,洒下了无数歌声与笑语,歌声是手机里传出的,播放的大都是刀郎、凤凰传奇的歌,粗犷豪迈而不低俗,我们在意的并不是听歌,而是让沉寂的工地有点歌声,从而带着好心情去做工罢了;那笑语,是班组里三五工人途中的打闹嬉戏声,粗犷而爽朗。
    无论是职工还是外协工,大家抛却城市的繁华和农村的质朴来到这里,与钢筋水泥为伴,焊花为友,与砂浆一起,我们就是有着“冶建第一军”之称的“不穿军装的军人”,只要公司一声令下,我们立马奔赴施工现场,不管环境如何恶劣,条件如何艰苦,我们即来之,则安之,马上扎根于工地,服务于工地。记得半年前我们到来时,工地上的打桩机正忙碌,一声声沉闷的咚咚巨响让工地显得更空旷。现如今,那一闪一闪的紫色焊花已在百米高的夜空——炉顶片片盛开。为达到业主的投产工期,我们加班施工,十月的青岛,昼夜温差很大,晚上在百米高空的炉顶施工,耳边的风虽然吹得很紧,但我们依然用行动和诚信,满足顾客需求;虽然施工条件艰苦,但我们依然持续改进,努力打造出每一个精品工程。管廊中,炉顶上,管沟里,都有我们忙碌的身影:照明配管、安装桥架、敷设电缆……我们坚信工作的人是最美丽的!总有一天,心中的梦想会一一实现;也总有一天,辛勤的耕耘将迎来一个金灿灿的收获!
    对我们来说,工作一天后最清闲舒适的时间就是不加班的晚饭后,工地上没有娱乐,离最近的小镇有三十里路,大家饭后或是三两好友围坐一起,放着手机的歌曲,聊着过去、现在、未来,谈理想与梦想,聊家庭、媳妇、孩子,还有那些天南地北的话题;又或是给千里之外家中父母打电话报平安、给媳妇或是对象煲段电话粥,柔声地给孩子讲讲学习……此时的大家,收起平日里工作的粗犷,将男儿深藏的柔情通过电话传递给另一端的家人、妻儿老小。
    北国的天黑得很早,晚上的时间过得也恁快。宿舍的灯光一盏盏落幕,疲倦的鼾声也忽大忽小起伏,随着海上吹来的雾气渐浓,大家带着甜美的希望进入了梦乡,明天的太阳更美,明天的工作更忙……
    庭院静静,雾水朦朦,门前的小白杨,在霜雾中飘摇!
(张志高)